返回

婚礼杂记

#轶事#
发布于 2023-10-28

自己抗拒婚礼这件事,主要有几方面的考虑,一是从小对作为主角这件事就很抵触,二是张罗亲朋好友也非自己所长。自己虚荣心还是有的,取得点成绩也颇希望得点表扬, 但在某个场合作为主角接受表扬,或者某个场合突然就作为关注的焦点就会非常不自在,从小到大都是如此。我不像一些朋友害怕或反感血缘亲戚间的来往,但就结婚这件事, 向各式不太多日常交流的亲戚朋友发出邀请,着实是个不小的心理负担。

然而有些事情是没跳过这个选项的,婚礼便是其一,期间我跟对象也有过计划和挣扎,中间首先是做我妈的思想工作,可能我妈抱着尊重我俩的想法,开始也没太坚持,给了 我俩一种形势乐观的错觉,一直稀里糊涂到婚礼前几个月,两方父母见面正儿八经的商量婚礼这件事,我俩才明白,不要婚礼或者弄个极简单的仪式这件事的困难程度。

这个过程,我俩人也算是逐渐明白了新郎和新娘在婚礼这件事上,准确的定位,这在电视剧中和别人身上是不好体会的。我俩人一个是独子一个是家里老大,父母在 县城里混了半辈子,需要这个仪式作为一个里程碑,婚礼上我俩的朋友占少数,更多的是亲戚和父母的好友,所以我俩是这场仪式的前提,但不是绝对的主角。

婚礼的筹备是一项极复杂的工程,伴随着在地区一个个婚礼在大家意识里的相互融合,逐渐形成了一个无比繁杂的流程,所有的子流程最后都成了 “公认” 的不可或缺。 这决定的这件事本身就不是两个人或者一个小家庭能搞得定的,整个过程散在各地的哥哥姐姐像过年一样,风风火火忙的热火朝天,不过这次是为了我,这种感觉很温暖。 因此,在这种氛围中,也更加明确了结婚这件事不是两个人的事,是两个大家庭间沟通的开始。

在一大家人的支持下,婚礼之前,我两个人反倒显得有些轻松,除了试衣服,介绍两家人认识这些只有我俩能做的事情之外,也没太多其他的事情忙到首尾不顾,反倒是久违 的回家度假一样,过年都没这般轻快。说来蛮有意思,婚礼前的两天,可能是我俩自认识开始交流最少的两天,因为还是有许多事情需要沟通,以至于结婚的头天晚上, 自己躺在床上反倒有种孤独感。

婚礼当天,正如老师给我嘱咐过的一样,是有很多可在意可不在意的细节,我当然是不在意,只要婚礼能正常进行,最后就只会得到圆满这一评价,虽然过程中确实出了好多小插曲, 但也只是多了谈资。

最后编辑于 2024-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