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把玩 Damus 有感

#想法#
发布于 2023-02-01

技术上没什么看法,说实话对区块链了解≈0 ,主要说一下自己情感上的感受(矫情)。 好像时间拉回到新浪微博和各种牌子的微博刚起步的时代。 在信息流上看到有这么个 post:

I remember the early 1990s, when I watched the HTTP and HTML protocols evolving day to day on the lists for Mosaic and httpd. Nostr gives me that feeling again.

我没经历过 90 年代,但这种感觉跟我经历的 2010s 上半个十年也类似,大家都初来乍到:Hello world ,This is xxx 。此时此刻,形成了这么一种条件:很多人在一个频道发消息,所有人都想发消息,所有人都要看,所有人都会被看到。 中心还没来得及形成(现在已经有人在 global 频道分享推特创始人等名人的地址了,似乎” 粉丝中心化 “已经在路上了)。

我印象中微博大概是这么个变化:开始的时候也会有 global 的信息流,大家互粉互粉着信息流里多了很多朋友,形成一个类似于现在朋友圈这么一种状态;后来,一些内容好的用户脱颖而出,成为 “小 v”,一些名人凭着光环,不产出优质内容也成为了” 小 v “或者” 大 v“;后面,随着推广变现逐渐被接受,开始有了专职博主,用内容作为谋生手段,有点像这些年 b 站 up 的状态。伴随着” 粉丝的中心化 “,普通人的声音越来越小,或许只能在各种 v 的评论区,发表些或极端、或精彩的言论才能有些点赞,体会那种” 被看、被关注 “的感觉。

就好像是社会一个倍速的推演,大多数总要变成 nobody 。这个推演随着各个平台兴衰频繁的轮回,像知乎、即刻、b 站,都是。开始的时候觉得像在开会(自己在圆桌上,指点江山),后来感觉像在开大会(领导在讲台上讲,讲的好坏对错自己只能听,想和邻座同志交换个想法,都因为音响声音太大不能如愿)。这样再想,v2 上,自己的想法发出去就会被人看到,真是让人无比舒适。

回到把玩 damus ,见证了这么一个” 社会 “开始运行的历史时刻,不过,对其后面的发展并不太看好,毕竟前面的 matrix ,也只在技术圈有所应用。之后怎么规避风险黑产,垃圾消息,公私钥认证方式能不能大面积被接受,贴图片地址换头像发图片的方式能被多少普通用户接受,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一切或许只差一个天才产品经理?或者直接快进到 20xx 年:

随着最后一个 nostr relay 关停,去中心化社交媒体 nostr 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比起干掉中心的服务器,怎么干掉社交媒体上聚光灯下的那几个言论中心,让每个人的声音都被尽可能多的人听到,每个人不再只是根据自己兴趣机械的加快分泌多巴胺,这好像不是个技术问题。不看好,但希望它茁壮成长🌳

最后编辑于 2023-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