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冬行广州

#轶事#
发布于 2024-02-01

本想来广州可以体验不同于北方的的冬日,不料赶上一股冷空气,温度数值是高些,但和天津的零下天气比也没太大的不同。

抵达广州前一日,途经南昌,在南昌站附近落脚,到酒店时已到午夜,到旁边菜馆尝了一道藜蒿腊肉,肉肥但没太腻,青菜很新鲜,其他就没太出彩的地方。 在这我第一次见到上茶水需要配合一个塑料盆的上法,我也是后面才反应过来这是为了涮杯子方便倒水用。房间窗户正对着一座立交桥,因仍有工作要处理,心烦意乱,工作桌旁椅子本是朝房间的里面摆放,我特意将椅子挪到桌子另一侧,以能看到窗外,于是有了这一张照片。

完全预料不到的惊喜最让人欣喜,次日一早,拉开窗帘,已是白茫茫一片,没想到自己就这样迎上了南昌 20 年来最大的一场雪。 雪鹅毛一样大,很是好看,早上在酒店门口好多和雪合照的人,但也带来了不小的的困扰,我为了来南方特意换上的带网洞的运动鞋面对现在的路况显得有些吃力,果不其然,鞋子就这样湿漉漉的一整天。

处理完工作上的事情,下午赶往广州,听司机师傅说马路上撒了盐,路上没什么积雪。抵达南昌西站已是午后,站内乌泱泱全是人,车次大屏基本都是晚点的信息。 好消息是我的车次只是晚点,看着焦躁的行人们,自己羞愧的有点庆幸,在火车上遇到一对母子和乘务员在争论,大抵意思是因为火车晚点,她们错过了换乘的列车。 她们问今晚住宿等一系列损失要谁负责,乘务员自然是负责不了,在解释了这是不可抗力之后仍然无效后,只得搬来列车长当救兵。

因为列车晚点,到广州时已经是深夜,阴风细雨,身上的羽绒服一点都没多余,南站附近没有连锁酒店,找到一个在平台上照片突出一下的一家宾馆,徒步前去,发现与预期不符。此时肚子已经在叫了,恰巧此地饭馆还不少,看到一家潮汕菜,点了田鸡粥和炒时蔬。 没想到此田鸡非我臆想的田园鸡,但肉很嫩,稍微有点口重,但也更突出了鲜味。

第二天早上,迫于头天晚上因为没伞,淋了雨,第二天在便利店割肉买了一把,此地离地铁站大致 100 米,也是这把伞服役的唯一一段路程。

有几次午餐也都印象深刻。最终吃到了我的 “田园鸡”,是之前没见过的吃法,大致相当于津派涮肉的 “手切鸡”,只是调料换成了更有南方特色的调味,配上麻酱应该也好吃,这种吃法优势是肉极致的嫩,唯一不足的是不太好嚼,后面在山东吃过一次重庆火锅有类似直接下鸡肉的吃法, 但那次的鸡肉太科技了,随软烂但已没了鸡肉味。另一次是吃到了用电饭煲煲的煲仔饭,可能正宗,但没有蔬菜点缀,一人一锅有点腻。其他几次的吃食就乏善可陈了,都是全国统一味道,可能是个人选择的缘故,不符合广州餐食很甜的固有印象。

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在户外的时候,基本是在广州各种交通方式之间切换,而除了步行之外,基本又在地下,也只在住宿的地方看了眼珠江,也是之后才知道,我住的地方离鲁迅先生住的小白楼只有一路之隔。

此次广州之行,由于恰巧碰上少见的降温,导致本来那一丝来自温度差异的新鲜感也未能体验到,仔细想想,如果非要找出广州这座城市与之前到过的其他城市的一丝丝的不同,好像只是地铁中的三语播报了。

最后编辑于 2024-04-07